<tt id="lku0z"></tt>

<video id="lku0z"></video>

      <address id="lku0z"></address>

      歡迎登錄忻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

      當前位置:首頁 > 部門動態 > 正文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2022年6月9日新聞發布會文字實錄

       時間:2022-06-10 10:08       大    中    小      來源:國家衛生健康委官網

        時 間:2022年6月9日
        地 點:國家衛生健康委西直門辦公區新聞發布廳
        主持人:米 鋒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嘉 賓:賀青華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
             郭燕紅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李 ?昂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金明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許文波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米鋒:
        各位媒體朋友:
        近幾日,全國疫情形勢整體保持平穩,但個別邊境口岸城市出現本土聚集性疫情,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復雜。
        要把力量和資源重點放在“防”的措施上,在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上下功夫,繼續堅持人、物、環境同防,落實入境人員和直接接觸入境人員、物品和相關環境的高風險崗位人員閉環管理。
        要加強公共場所戴口罩、測體溫、查驗健康碼等工作,落實個人、家庭等日常防護措施,堅持良好的衛生習慣,盡快完成新冠病毒疫苗全程和加強免疫接種,筑牢群防群控防線。
        今天發布會的主題是:做好核酸檢測工作抓好疫情防控。
        我們請來了: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先生、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女士;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李昂先生;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李金明先生;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許文波先生;
        請他們就大家關心的問題共同回答媒體的提問。
        下面,請記者朋友舉手提問,提問前請先通報所在的新聞機構。
        中國日報記者:
        我們看到部分城市發生聚集性疫情后,不同的時間段、出入不同的場所,對于核酸陰性證明的要求都不一樣。請問,具體在哪些情形下要提供24小時、48小時和72小時內的核酸陰性證明?確定這些核酸證明有效時長的依據是什么?今后出入不同場所查驗核酸證明是否會成為常態?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 賀青華:
        謝謝你的提問。聚集性疫情發生以后,要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科學確定制定核酸檢測策略,劃定核酸檢測的范圍和頻次,避免盲目地擴大開展全員核酸檢測的范圍,將受檢的人員按照風險等級由高到低依次開展核酸檢測。封控區應該在24小時內完成首次核酸篩查,管控區要在48小時完成首次的全員核酸篩查。就是說在疫情發生以后,一定是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把核酸檢測的人員、范圍、頻次統籌安排。封控區一定是在24小時內完成首次全員核酸檢測,管控區在48小時內要完成第一次的全員核酸檢測。中、高風險地區和封控區、管控區這些人員不得外出,但是疫情發生地的低風險地區和防范區確需出行的,需要持48小時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各地可以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進行調整。
        還有一個,沒有發生疫情,也沒有輸入風險的,查驗核酸不應該成為一種常態。北京在這方面有些做法,我們想請李昂主任給大家作個介紹。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昂:
        謝謝,剛才青華局長介紹了一下國家層面的相關規定,北京市也是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效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和經濟發展。近期,我們實施了分區分級常態化疫情防控措施,為保持政策的連貫性,及早發現疫情風險,經過風險評估,北京市將進入公共場所核酸陰性證明由48小時調整為72小時,主要出于以下兩個方面考慮:一方面,我們考慮到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平均的潛伏期是在3天左右,72小時之內核酸檢測可以發現潛在的感染者;另一方面,我們也是為了降低居民核酸檢測的頻次,盡量減少疫情防控措施給我們的市民帶來的負擔,盡量減少對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產生影響。
        下一步,北京市還將根據疫情形勢的變化和防控實際的需要,根據風險評估的結果,動態調整各項防控措施,將黨中央、國務院提出的“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要求落到實處。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財經節目中心記者:
        日前,國家印發文件,提出大城市要建設步行15分鐘的核酸采樣圈。也有觀點認為,這一做法成本太高,請問是如何看待這一觀點的?另外,大規模的建設15分鐘核酸采樣圈是否有必要?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在疫情防控的各項措施當中,核酸檢測是迅速發現感染者,及時鎖定管控的范圍和目標,進而采取隔離等措施,來切斷傳播途徑的重要措施,也是實現“四早”,就是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的關鍵措施,在疫情防控當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別是我們知道,奧密克戎變異株它的傳播速度更快,傳染性更強,特別是部分感染者沒有癥狀,因此導致隱匿傳播,核酸檢測的作用就更加凸顯。所以,我們必須要堅持以核酸檢測為中心擴大預防的策略,才能夠更早、更快地控制住疫情。
        在常態化疫情防控當中,像口岸城市、省會城市和千萬級人口城市,由于疫情輸入風險比較高,因此在這些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采樣圈,有利于為應檢盡檢和愿檢盡檢的人群提供更加便利和便捷的核酸檢測服務;有利于提高疫情監測預警的敏感性,筑牢疫情預警發現的體系;也有利于更早地發現潛在風險,更快實施防控措施,避免出現大規模和爆發式的聚集性疫情。特別要強調的是,15分鐘的核酸采樣圈并不是要求所有城市都要建立,主要是集中在疫情輸入風險比較高的,特別是人口多的大城市。是否要建設15分鐘的核酸采樣圈,以及我們檢測的頻次,主要是根據當地疫情發生發展的情況和防控工作的需要,要因時因勢來確定,不能夠搞“一刀切”。
        我們國家是世界上人口最大的發展中國家,老齡人口多,地區發展不平衡,優質醫療資源總體不足。一旦發生本土疫情傳播,勢必會在短時間內造成大量的人群感染。在感染過程當中,我們的老年人、有基礎性疾病的脆弱人群,這些人群又易發展為重癥,因此疫情防控工作應當立足于“防”。而核酸檢測是實現有效預防的重要手段,“防”是最經濟、最有效的措施,開展高效、便捷、優質的核酸檢測服務是非常必要的。謝謝。
        封面新聞記者:
        為什么說核酸檢測是診斷新冠肺炎的“金標準”,新冠病毒處于不斷變異中,核酸檢測的靈敏性是否受到病毒變異的影響?現有的核酸檢測手段是否依然有效?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關于核酸檢測,它是一個成熟的、國際通用的實驗室診斷方法。以前我們檢測關于病毒的病原體主要是依靠培養,我們通過染色、形態觀察、生化試驗、免疫試驗等多種方法來進行鑒別。病毒培養時間很長,實驗室有一些病原體很難培養,后來我們就有了核酸檢測方法。核酸檢測方法敏感性高,特異性在方法學上面可以達到百分之百。也就是說核酸檢測的陽性結果等同于病原體培養的結果,成為診斷的“金標準”。不光是我們做新冠的病毒,像常見的病原體,乙肝病毒、艾滋病病毒,都是可以通過核酸檢測方法來做診斷,同時做治療的監測。
        剛剛談到病毒的變異,其實我們做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用的核酸檢測試劑針對新冠的雙靶或者三靶基因,病毒變異在兩到三個靶基因同時發生變異的可能性基本沒有,所以病毒變異對核酸檢測的檢出能力沒有什么影響。從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針對德爾塔和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全國室間質量評價結果,以及全國各地疫情時的實際應用來看,目前我們的核酸檢測都能夠有效檢出,也證明了這一點。謝謝。
        紅星新聞記者:
        在各地的疫情通報中,我們經常能夠聽到“環境樣本陽性”這樣的說法,所以請問核酸檢測陽性是否就意味著環境有傳染性呢?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 許文波:
        謝謝記者的提問。環境樣本中檢出核酸陽性不代表環境樣本中一定有活病毒,如果鑒定是否有活病毒,一定要做細胞病毒分離,或者是敏感的小鼠進行病毒分離,來確定是否有活病毒。因為無論是死病毒還是活病毒在環境樣本中,或者說咱們現在打的滅活新冠疫苗,它都含有核酸,做核酸檢測都可以檢出陽性,所以檢出核酸陽性不代表它有活病毒,要綜合研判。
        環境樣本進行檢測,一定要注意這個核酸檢測樣本來源于哪?如果是來源于疫苗接種點,因為疫苗接種點使用的疫苗是完整的病毒顆粒制備的滅活疫苗,這種疫苗有完整的病毒核酸,核酸檢測會出現陽性,這就是為什么疫苗接種點的棉簽一定不要隨便扔。所以,在這個環境里檢出陽性,它大概率就是滅活疫苗的核酸。這種要進行去核酸操作,不意味著存在活病毒。要判斷環境樣本是從哪采集的。如果環境樣本中檢出核酸陽性,可簡單的理解為有新冠病毒的核酸。但是是否有活病毒,這要進行很嚴格的研判。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現在是在疫情的常態化防控之下,低風險地區是否還有必要來保持這種常態的核酸檢測?另外,除了特殊崗位和重點人群以外,我們普通的公眾保持什么樣的核酸檢測頻率是比較合理的?還有一些特殊的人群,比如說長期在家不需要出門的這些人群,他們是否還有必要頻繁地進行核酸檢測?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 賀青華:
        謝謝你的提問。目前國內疫情總體上保持在比較低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關鍵是要提高監測系統的敏感性,確保疫情早發現、早處置。目前,怎么樣才能早發現、早處置呢?核酸檢測仍然是目前早發現最科學、最有效的手段。低風險地區、低風險人群,剛才你講到長期居家人群,沒有必要進行頻繁地核酸檢測。核酸檢測的重點應該放在高風險人群和高風險崗位的工作人員,以及有疫情的地區。謝謝。
        每日經濟新聞宏觀頻道記者:
        我的問題是關于核酸采樣的,有網友反映不同采樣人員在操作上感覺不太一樣,首先采樣部位不完成一致,有的輕、有的重。也有觀點認為,核酸檢測前喝水、吃東西、嚼口香糖這些會不同程度影響檢測結果。請問,哪些因素會影響檢測的結果呢?謝謝。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昂:
        謝謝你的提問。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的口咽拭子的采集方法,在采集咽拭子的過程中,被采集者需要頭部微仰,嘴要略微張大,露出兩側的咽扁桃體,采樣者需要在兩側的咽扁桃體和咽后壁進行采樣。人體的口咽屬于柔軟的組織,所以我們在采集過程中既要保持有力度進行一些擦拭、刮拭,同時還要避免對咽后壁產生損傷。要盡量避免采集的拭子觸及臉頰以及嘴唇。從現在的采樣結果看,各機構采樣操作還是科學規范的。具體而言,影響咽拭子采樣的因素主要有以下五個方面:第一,咽拭子采集的深度。第二,與黏膜接觸的時間。第三,取樣的力度。第四,采樣者和被采樣者之間的身高差距。第五,被采集者在采集過程中配合程度。
        我們在這里提醒公眾朋友,在參加核酸檢測的時候,我們要積極的支持配合采樣人員,按照其現場要求,規范做好采樣的配合動作,確保采樣效果。謝謝。
        人民日報記者:
        有群眾反映,一些地方核酸檢測點的隊伍過長,有的核酸檢測點卻沒有人檢測。有的核酸檢測結果出具比較慢,在常態化防控階段如何解決和核酸檢測隊伍長、結果出具慢的問題,更好地提高核酸檢測的便民性?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為了不斷優化核酸檢測的服務,特別是提高核酸檢測的便利性,為群眾提供就近就便的核酸檢測,我們主要是采取的四個方面的工作:
        第一,合理地設置核酸檢測點。采樣點要進行網格化的布局,指導地方根據人口的數量、人口的分布、地緣交通等因素來科學地規劃采樣點的布局。我們現在基本上是以社區采樣為主,在人群活動密度比較高的地方,而且又不易發生擁堵的地方設立采樣點,同時也可以根據需要,在固定采樣點的基礎上,設置一些移動的采樣點,這樣有利于為公眾提供便利的采樣服務。
        第二,要及時公布采樣點的信息,可以通過官方網站、客戶端、微信公眾號還有公共服務的小程序等多種形式,要向社會公眾,及時地公布采樣點,以便于公眾選擇就近的點進行核酸采樣。此外,我們還指導地方不斷地建立和完善電子地圖,并及時地更新,來方便群眾查詢和就近采樣。
        第三,要彈性安排采樣的時間,并及時更新,來方便老百姓根據不同的人員需要,比如說像上班、上學的人群,就可以在早晨和下班以后傍晚的時間安排采樣,主要就是根據群眾的時間需要來彈性地安排采樣時間。
        第四,要及時反饋和更新檢測結果,檢測機構完成檢測以后,相關部門要及時將檢測結果同步到健康碼等平臺,讓公眾能夠盡快地查詢到自己的檢測結果。謝謝。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近期,在疫情防控當中有部分地區對于不參與常態化核酸檢測的群眾采取罰款、拘留等強制性的措施,引發公眾的質疑。請問,我們應當如何避免這一情況的發生,避免這個問題的再度產生呢?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級巡視員 賀青華:
        謝謝你的提問。疫情發生以后,核酸檢測就成了疫情區域常態化的檢測方法之一,因為剛才講到核酸檢測是早期發現疫情最科學、最有效的重要手段,疫情發生地應該根據當地的疫情形勢和防控需要,依法、科學組織好核酸檢測工作,明確核酸檢測人群、區域范圍和頻次,做好宣傳、組織和引導工作。同時,也呼吁廣大群眾依法遵守疫情防控的相關規定和要求,積極配合開展做好核酸檢測,履行好個人的防控義務,共同推動形成群防群控的良好社會氛圍。
        對于采取非法的、強制性措施的地區、單位和作出決定的個人,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將要求有關地方及時整改糾正,也歡迎廣大媒體朋友進行監督。謝謝。
        香港商報記者:
        近來一段時間,我們注意到有多家核酸檢測機構受到了查處,我想請問一下,我國核酸檢測機構的準入門檻是什么?申請核酸檢測機構他們都需要具備什么樣的資質?還有一個就是注冊審批的具體流程是怎么樣的?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目前,我們國家提供核酸檢測服務的醫療衛生機構主要有三類:第一類,醫療機構。比如醫院、婦幼保健院這些可以提供核酸檢測服務;第二類,疾控機構。從國家到省、到市、到縣都有疾控中心,也可以提供核酸檢測;第三類,醫學檢驗實驗室。醫學檢驗實驗室也同樣是醫療機構的類別之一,我們通常叫做“第三方檢測機構”。既然第三方檢測機構是醫療機構,因此它的審批、校驗和管理,與其他醫療機構一樣,都應當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和《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的實施細則》以及我們頒布的《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基本標準》的有關規定來進行注冊、審批。審批的機構一般由設區的市級及以上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來進行設置審批,遵循的也是醫療機構審批的工作流程和要求。經審查,按照我們醫學檢驗實驗室的基本標準,審查其科室的設置、人員、房屋和設施,分區布局、設備,以及相應的規章制度等,這些條件符合要求之后,可以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也就是《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是標志著你這個機構可以開展醫療服務的準入門檻。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以后,第三方檢測機構還應當按照核準的診療科目來提供檢測服務。其中,如果第三方機構要開展核酸檢測,它必須要符合臨床基因擴增檢驗實驗室的相關規定,要具備生物安全二級及以上條件以及PCR實驗室的條件,在相應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進行登記備案。而從事檢測的人員,也應當經過培訓,合格之后才能夠開展核酸檢測工作。謝謝。
        南方都市報記者:
        此前通報里面講到,有幾家檢測機構將五混一、十混一的核酸樣本,采用多管混檢的方式進行檢測,人為的去稀釋樣本。請問,怎么判斷這種操作?今后將如何加強監管?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感謝這位記者的提問。其實我們的混采,五個采樣拭子、十個采樣拭子、二十個采樣拭子,放在一個采樣管里面,這種做法我們經過理論驗證、實驗室驗證,和我們在出現疫情發生地真實患者樣本的現場驗證,它的混采檢出率和單采樣本沒有明顯差距,檢測準確可靠。但是,如果這個實驗室把十混一的樣本,到了實驗室以后再三個一混、五個一混,就變成了三十個合在一起,五十個合在一起,對樣本就會有一定程度的稀釋,但這個我們沒有經過實驗室的驗證,也沒有經過臨床樣本真實的現場驗證,不能證明這種混合樣本跟單采樣本的檢出率是不是有差異。所以,這就有陽性漏檢的風險。
        關于監管的問題,我們就有請北京市衛生健康委李昂主任來回答。謝謝。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昂:
        謝謝記者和金明主任。說到加強監管,其實很多記者朋友都知道,前段時間北京市在監督檢查的過程中,發現個別核酸檢測機構在檢測過程中違規對多管樣本進行混管檢測,這種做法人為稀釋了樣本,違反了質量安全的有關規定,增加了漏檢風險和污染機會,影響了檢測結果的準確性,干擾了疫情防控大局。
        對這種違法違規的行為,我們始終堅持“零容忍”,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涉事機構已被停止執業,對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已移交公安機關進行立案偵察。北京市始終把核酸檢測質量安全放在首位,部門聯動、多措并舉,加強對核酸檢測機構的監管。
        一是把好準入關。市區兩級衛生健康部門嚴格按照相關標準對核酸檢測機構進行準入管理,對于屬地的衛生健康部門初審合格的檢測機構,市級均要組織生物安全檢驗質控的專家進行現場驗收,驗收合格以后才準予開展核酸檢測。
        二是加強常態化質控管理。市醫學檢驗質控中心聯合市臨床檢驗中心,每月組織面向全市所有核酸檢測機構的室間質量評價工作,發放盲樣進行考核,考核不合格的需停止開展檢測工作,整改合格以后才可以進行復檢。
        三是建立第三方評價機制。根據國家相關工作的要求,我們還建立了第三方核酸檢測機構月審核制度,由各區組織專家,每月對轄區全部第三方實驗室在依法執業、核酸檢測質量等方面的情況進行審核,對核酸檢測的機構名單進行公示。同時,通過組織飛行檢查、質量抽查等形式,加強機構質量管理,綜合運用多種監管方式,嚴把核酸檢測質量關,保障人民群眾的健康安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北京工作組還組織了專家力量,編制了實驗室檢查操作細目表,用于日常監督檢查工作。謝謝。
        中國網記者:
        核酸檢測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被公眾熟知,請問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曾經開展過沒有?這個技術主要應用于哪些疾病的檢測和診斷?謝謝。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 許文波:
        謝謝記者的提問。核酸檢測技術包括很多種,比如常規PCR、實時熒光PCR、核酸等溫擴增技術、核酸雜交技術,其中病原體檢測領域應用最廣泛的就是實時熒光PCR技術,我們日常所提及的“做核酸”“核酸檢測”“區域篩查”,一般就是指的實時熒光PCR檢測這種方法。
        針對新發現的或者新出現的某種特定病原體,比如病毒、細菌或真菌,需要在疫情早期獲得病原體的基因組序列,才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研發出針對該病原體敏感性高、特異性強的實時熒光PCR檢測試劑,為廣大醫療衛生機構開展相關病原體核酸篩查提供有效的技術手段。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核酸檢測技術在我國已經經過了數十年的發展和完善,設備、試劑已經國產化,我國醫療衛生機構已經廣泛應用于流行性感冒、麻疹、風疹、手足口病、病毒性腹瀉、乙型肝炎、艾滋病等傳染病病原體的核酸檢測、監測或篩查。目前,包括新冠病毒在內的我國40種法定傳染性的病原體都可以通過實時熒光PCR技術檢測相關的病原體。
        除此以外,核酸檢測技術,也就是實時熒光PCR技術,已經在生殖醫學、腫瘤醫學、農牧學、生態學、刑偵等非傳染病領域廣泛領域。謝謝。
        鳳凰衛視記者:
        目前快檢、混檢被普遍采用,請問這是否會降低核酸檢測的準確性?另外,核酸檢測也存在一些假陽性、假陰性,請問這些原因是什么?是否有可能能夠避免?還有就是對于新冠病毒陽性的復檢等流程應該發揮怎么樣的作用?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感謝記者的提問。關于快檢,快檢的試劑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低通量的,也就是我們每一次檢測可以檢測1-16個樣本,主要是用于發熱門診的患者還有急診的患者,他需要的時間是30-50分鐘。還有一類是可以用于人群篩查的,一次可檢測90多個樣本,擴增時間比原來通常的要快約30分鐘,加快了檢測速度。我們只要嚴格按規范去做,快檢都是沒有問題的。
        還有剛剛提到假陰性的問題,關于假陰性應該有三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采樣時間。比如患者感染得很早,在他的咽部病毒附著的濃度沒有達到檢測方法的檢測限,就做不出來。還有一個是感染時間太長了,比如超過10天、半個月,如果超過這么長時間,他就處于恢復狀態,抗體產生了,陽性檢出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
        二是質量控制。第一個就是采樣,采樣操作不到位,沒有采到合格的樣本,還有采完樣以后放在哪里,包括運輸之前放在哪里,如果不是低溫的保存,像夏天它就不穩定。樣本到了實驗室以后,實驗室的檢測有沒有嚴格的質量控制,試劑、儀器配不配套,包括人為操作方面是否有嚴格的流程,這些也是造成假陰性的因素。
        三是數據造假,違法違規。第三方的實驗室很多虛報自己的檢測能力,超出自己的能力去攬收樣本,樣本不能在規定時間里完成檢測,于是就進行數據造假、謊報結果。像這種情況,就屬于違法違規的問題,還有一些實驗室通過把樣本再混合,減少檢測量,導致結果失真。
        關于假陽性的問題,主要有兩個方面:
        一是擴增產物的遺留污染。擴增產物的遺留污染是什么問題?現在大規模的人群篩查,工作量很大,停人不停機,也就是說每一批次之間,可能就沒有那么多時間對實驗室做一些清潔,再加上反應管的密封性,不是每一個都做得很密封,如果剛好碰到一個陽性樣本或者質控樣本,它的密封性有問題就會發生泄漏,就會造成實驗室的污染,可能會出現相關的弱陽性這樣的假陽性結果。
        二是在檢測過程中樣本之間發生交叉污染,如陽性樣本或陽性質控品污染了本來為陰性的樣本。還有的實驗室在做可疑陽性的樣本,就會當成初檢陽性上報了,這個核酸檢測上報就有比較大的風險,因為可能一復核發現它是假陽性。
        需要說明的是,上面提到的一些問題,有一些它是很難去避免的,它的存在就有客觀性。有一些是我們質量管理、質量控制的問題,需要持續改進。還有一些涉及違法犯罪的問題,應該采取嚴厲的措施,嚴厲打擊。謝謝。
        光明日報記者:
        我的問題是,近期核酸檢測采樣棉簽含有熒光劑、環氧乙烷等致癌物的傳言引發廣泛關注。也有公眾反映做核酸后惡心的感覺比較強烈,懷疑其中有一些刺激性的物質,會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請問這些傳言是真的嗎?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感謝記者的提問。采樣拭子看起來像棉簽,但是它不是棉簽,它的材質是聚酯或者尼龍纖維,它跟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牙刷比較類似,牙刷的刷毛也是尼龍的,但是我們的采樣拭子在做的過程中,是成百萬個微小的纖維垂直均勻地覆蓋在拭子柄端上面。我們在采樣的時間,就像牙刷刷牙,但它是刷我們口腔里的咽后壁取細胞,再把采樣拭子放到采樣管里去,因為它用的是尼龍和聚酯,所以就很容易脫到保存液里面,后續就由實驗室進行相關的檢測。
        剛剛談到采樣惡心的問題,或者是引起刺激的問題,其實采樣拭子是屬于醫療器械,它的生產環境和要求是非常嚴格的,還有質量監管也有相關標準,我們一個產品最基本的標準就是無毒無害,還有采樣拭子生產過程中間也不會產生有害的物質,至于采樣過程中間,比如有不適感,或者有惡心的感覺,會有一些刺激,不同的人反映不一樣,比如有的人咽部比較敏感,采樣以后覺得不舒服,有的人容忍度就會大一些。所以在采樣的過程中,在咽后壁去刮,刮的時候,有的人受到刺激,有異物感,就會產生癢感或者嘔吐的感覺,這些個體的差異是比較大的。
        還有一種情況,我們在采樣的時間,通常是張開嘴,有的人軟腭就把舌根合在一起了,采樣的人想保證采樣質量,就會往里探,要找咽后壁、扁桃體,一探的時候就有刺激,有的人刺激反應就非常強烈,出現了嘔、咳,但是我們一旦采樣完成以后,就很容易緩解。所以采樣對我們的個體沒有傷害。謝謝。
        新華社記者:
        請問核酸檢測采樣人員需要具備什么樣的資質條件?我們注意到,北京市現在是面向全社會招募核酸檢測的志愿者,請問他們開展采樣規范性和準確性怎樣保障?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米鋒:
        關于采樣人員的資質和條件,我們請郭燕紅女士來回答。關于北京的有關情況請李昂主任作補充。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我們知道采樣是核酸檢測過程當中的重要環節之一,因此它的質量剛才金明主任也講了,直接關系到整個核酸檢測的質量。而采樣過程規范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對于人員的要求,按照現在的規定,核酸采樣人員首先應該具備衛生相關專業技術資格,這里不僅僅是醫生護士,也包括藥師、醫技等各類人員。其次,要經過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培訓,培訓合格以后才能夠從事核酸采樣工作。在從事核酸采樣工作當中,要按照我們已經制定的醫療機構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工作手冊,這個工作手冊當中,提出要對采樣的人員要求,包括一些相關規范,都有明確規定。包括采樣部位如何操作等等,這些都應當按照規范來進行。通過開展采樣人員的培訓,使得采樣人員不僅僅能夠熟練掌握鼻咽、口咽拭子的采樣方法,還要落實好個人防護和生物安全的要求,來保證采樣的質量。謝謝。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昂:
        剛才燕紅局長為我們介紹了核酸采樣人員應該具備什么樣的資質和條件,北京市為了進一步提高核酸檢測采樣能力,于5月24日公開向社會招募核酸采樣志愿者,志愿者的招募條件為退休醫務人員、零售藥店執業藥師以及學校校醫等具有醫學背景的人員。為了確保志愿者采樣的規范性和準確性,我們開展了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委托行業協會制訂了志愿者培訓課件、教學視頻、理論知識考核題庫和實操考核打分表和打分標準。
        二是開展了分類培訓,志愿者的培訓采取的是市區兩級培訓相結合的方式,同時行業協會和衛生健康行政部門負責對各區的師資力量以及全市的志愿者分層分類進行培訓。
        三是堅持不培訓不上崗、培訓不合格不上崗的原則,對完成培訓的志愿者進行考核,考核采取理論和實操相結合的方式,考核合格后正式成為北京市核酸采樣志愿者,并編入北京市核酸采樣應急儲備人員庫。
        截至目前,已經完成資質審核的有1.7萬余人,培訓合格的有3028人,已經上崗的是786人。謝謝。
        澳門月刊、澳門新聞通訊社記者:
        為什么有一些患者連續多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之后卻出現陽性的情況呢?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謝謝記者的提問。剛剛你提到的核酸檢測連續多次陰性,最后出現陽性,絕大部分人是不會有的,但也有發生過,應該是這三種情況:第一種情況,這個人一開始是沒有感染的,在后面某一個時間點感染,這時候感染以后檢測是陽性。還有,正處于潛伏期的時候,我們的檢測沒有檢測出來,發病以后就檢測是陽性了。第三個方面,就是前面提到的,一開始的時候病毒盡管有了,載量達不到檢測下限,這時候也是沒有檢測出來,但是載量一高以后,就檢測出陽性。是這樣一種情況,謝謝。
        健康報記者:
        核酸檢測機構的條件和能力直接影響到樣本的檢測質量,請問國家采取哪些手段來加強核酸檢測全鏈條的監管,從而確保核酸檢測的準確性?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 郭燕紅: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確實,核酸檢測機構的條件和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們保證核酸檢測質量的管理重點。我們都知道,核酸檢測是一項成熟的實驗室檢測技術,在2010年的時候,我們國家就已經頒布實施了臨床實驗室管理以及臨床基因擴增檢驗管理的相關辦法,對開展核酸檢測的機構、實驗室、人員都進行了一系列規定,加強規范管理。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后,核酸檢測工作得到了普遍開展,因此我們進一步加強了核酸檢測機構的監管,從審批準入、質控質評、日常監管以及懲罰退出等全流程都進行了相關的規定,在審批準入方面,剛才其實已經介紹了,我們要求地方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對每一家開展核酸檢測的醫療衛生機構,要實行準入監管,嚴格檢測資質的審批管理,確保檢測機構、實驗室和人員都具備合法的資格。在質評質控方面,應該說從幾個方面進行相關的質評和質控工作:
        一是常態化開展實驗室室內質控工作,要求實驗室每一批次上機核酸檢測的過程當中都要放入陰性和陽性的質控品,與真實的標本一起來檢測,來保障檢測結果的真實和準確。
        二是進行室間質評。通過組織國家和省級專門的機構來定期開展室間質評。在國家層面,每月由國家臨檢中心對相關實驗室進行室間質評,剛才李昂主任也特別介紹到了,向每個實驗室發放盲樣,也就是標準化檢測樣本,來對實驗室進行考核考試,檢驗他檢測結果的準確性。所以,室間質評不僅僅從國家層面這么來開展,省里面也委托相應的專業機構開展這樣的室間質評。
        三是在大規模核酸篩查的過程當中,我們對每一家承擔檢測任務的實驗室,都要派駐檢測專家作為質量監督員,來全程監督指導實驗室的檢測工作。同時在檢測工作的指導過程當中,還特別要通過分析檢測試劑的內參數據,查看是否采集到細胞,來反映采樣環節的質量。這是在質控質評方面。
        在日常監管方面,我們通過加大對醫療機構的校驗,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和實施細則的規定,要對醫療機構進行定期的校驗,在校驗的基礎上采取飛行檢查、隨機抽查的方式,來看我們的檢測機構是否落實相關的制度,特別是質控的措施是否落實。同時,衛生健康行政部門還要定期組織核酸檢測機構來參加我們的室間質評,并加密質評的頻次。其中,對于醫學實驗室要實行每月的審核制度,加大監管力度。在懲罰和退出方面,通過日常檢查、校驗,根據不同的違規情形,要求地方的衛生行政部門給予相應的處罰措施,包括警告、通報批評,直至取消核酸檢測的資質或者是吊銷醫療機構的執業許可證。對于涉嫌違法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相關的法律責任。
        近期,為了進一步加強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全鏈條的監管,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也專門作出了工作部署,從6個方面進一步加大監管力度。主要包括:一是嚴格檢測機構和人員的資質管理;二是規范樣本的采集保存和轉運管理;三是強化核酸檢測機構的日常監督管理;四是加強應急狀態下核酸檢測機構的監管;五是提升核酸檢測資源的利用效能;六是嚴格落實核酸檢測機構的退出機制。特別是對核酸檢測機構,我們設立了“紅綠燈”制度,對依法準入符合條件的主體進行綠燈審批的同時,堅決落實黃燈整改,以及紅燈的退出機制,來加大監管的力度,來確保核酸檢測的質量。謝謝。
        新京報記者:
        近期,有個別的核酸檢測機構因為違法違規操作,所以被立案調查了,我們想問一下衛生健康部門對于這種核酸檢測機構的飛行檢查是怎么展開的?包括哪些內容?目前有沒有一些進展?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米鋒:
        前一階段,北京公布了有關飛行檢查的情況,我們就請李昂先生來介紹有關工作。
        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 李昂: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為了提高對核酸檢測機構監督檢查的針對性和實效性,我們建立了市、區兩級的質量安全監督工作機制。市、區兩級的衛生健康部門組織衛生監督員以及檢驗、院感、疾控等方面的專家開展不定期抽查和專項檢查。
        為了提高檢查的效率和成效,我們制定了重點監管指標,建立了管理臺賬,對成立時間比較短、質量問題比較多、信息系統監測數據出現異常的檢測機構,從人員的資質以及配備、樣本采集與管理、實驗室資質與環境設施、檢測流程管理、實驗室生物安全等方面進行飛行檢查和重點督導。檢查后,會根據機構存在的不同問題,分級分類予以處置。
        北京本輪疫情以來,我們組織了多輪針對實驗室質量安全的飛行檢查,特別對于實驗室是否存在出具虛假報告,違規進行多管混檢等問題進行了重點檢查。近兩周,市區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對第三方檢測實驗室共開展督導檢查622家次。剛才燕紅局長也說到了,如果我們發現了一些問題,將依據問題的輕重予以吊銷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取消核酸檢測資質、暫停服務整改等處置措施,并及時向社會通報。
        下一步,我們還將持續加強核酸檢測機構監管,確保質量安全。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米鋒:
        謝謝。各位記者朋友的問題比較多,對核酸檢測也比較關注,時間關系,最后再提兩個問題。
        澎湃新聞記者:
        我們都知道,核酸檢測的采樣部位有很多,比如說咽拭子、鼻拭子、肛拭子等,請問不同采樣拭子的檢測陽性成功率是否不一樣?我國為什么要采用咽拭子呢?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臨床檢驗中心副主任 李金明:
        感謝這位記者的提問。你剛剛提到的樣本里面,其實樣本有下呼吸道的樣本,像痰,有上呼吸道的樣本,像鼻咽拭子、口咽拭子。在這些拭子的樣本里,痰病毒含量最高,陽性檢出率也最高,其次是鼻咽拭子,再就是口咽拭子。作為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早期的時候以干咳為主,痰不是唾液,很難獲取。鼻咽拭子的采集對采樣人員的操作水平要求很高,采樣過程慢,盡管檢出的陽性率高于咽拭子,但是一般不用于大部分人群篩查,可以用于隔離人群的采樣。口咽拭子的采樣比較簡單,采樣速度快,所以在大規模人群篩查的時候,我們一般采用口咽拭子,盡管它的檢出率不如鼻咽拭子。作為肛拭子來說,我們不推薦,考慮被采者的不適感,還有肛拭子的低陽性檢出率,不推薦采用肛拭子采樣。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CGTN記者:
        據世衛組織報告,全球已經有多個國家報告了猴痘確診病例,像猴痘和不明原因的兒童肝炎是否可以通過核酸檢測發現?以及我國是否具備相關的核酸檢測能力?謝謝。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所長 許文波:
        謝謝記者的提問。猴痘是由猴痘病毒感染導致的一種人獸共患傳染病。中國CDC病毒病所已經建立了針對猴痘病毒基因雙靶標的實時熒光PCR方法。中國CDC已經對其敏感性和特異性在非洲塞拉利昂進行了驗證,所以我國有能力通過對疑似輸入病例的臨床標本開展實時熒光PCR檢測猴痘病毒的基因,這樣我國就可以及時發現潛在輸入的猴痘病例,我們這個能力已經建立起來了。
        關于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WHO定義不明原因是,自2021年10月1日以來,年齡為16歲以下患有急性肝炎,但排除常見的肝炎病毒(甲肝、乙肝、丙肝、丁肝和戊肝),且血清轉氨酶達到500個國際單位每升,這樣的病例定義為疑似病例,也就是一定要排除甲乙丙丁戊肝的感染,目前國際上還沒有確定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的病原體,其病因和發病機制仍在持續調查和研究中。
        截至2022年6月初,全球已有33個國家報告了不明原因兒童急性肝炎疑似病例,一共是650例,此外還有99例未分類。疑似病例中,大部分來自歐洲(374例),至少38名兒童需要肝移植來救治,9例死亡。現階段,WHO建議采集疑似患者血液、尿液、糞便和呼吸道標本(必要時采集肝活檢標本)開展病原篩查,包括腺病毒、新型冠狀病毒、巨細胞病毒、EB病毒、水痘病毒和單純皰疹病毒等。這些病原都可以通過實時熒光PCR方法進行檢測,我國已經具備了檢測上述病原體成熟的技術儲備、可靠的核酸檢測和篩查能力。謝謝。
        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 米鋒:
        謝謝許文波先生。今天的發布會,幾位嘉賓回答了19位記者朋友提出的20幾個問題,這些問題包括了核酸檢測政策、全鏈條監管以及在疫情防控中發揮的重要作用,還回應了大家關心的一些技術上的安全性問題。同時,建議廣大群眾通過官方權威渠道獲取相關知識,對于一些網絡上流傳的核酸檢測對身體有傷害等情況,不傳謠、不信謠。后續我們還將召開新聞發布會,歡迎大家繼續關注。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免费观看的AV在线播放